欢迎来到淮北市公安局网站!您还未登录,【登录】【注册
设为首页 | 无障碍浏览 | 加入收藏
   
 
翰墨飘香 警心荡漾 警色宜丽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相城警苑 >> 警心荡漾

父亲的背影

发布时间:2018-05-07   新闻来源:淮北市公安局 点击率:

  最近网上流行了一个段子,内容如下:大三暑假,送室友坐高铁,临上车前,我说:“我去买几个橘子,你就站在此地,不要走动。”室友愣了一下,说:“你什么时候都不忘了占我便宜。”很多网友第一反应:没毛病啊,这不是出自朱自清先生的短篇散文《背影》吗?大部分同龄人应该当时就经历过“阅读并背诵全文”,所以对这句话很熟悉,描绘的是父亲穿过铁道爬上月台买桔子时的艰难场景。很多网友都是看完了评论之后才醍醐灌顶:原来“我”是说了原著里父亲说的话,故意占了室友的便宜,纷纷表示“现在没有点知识连段子都看不懂了。”

  我刚开始看到这个段子的时候,也是心里哈哈一笑,心想这室友反映也挺快的。而后,又重新上网温习了《背影》这篇文章,脑海里也浮现出很多背影。

  我的小学是在我们村里读完的,五年制,没有上过幼儿园。上初中的时候,为了不输在起跑线上,父亲把我送到了县城的涡阳师范学校读书,我也成为附近村里很早一批到“城里”上学的人。当时,没在县城买房,学校离我家20公里,在学校家属院里租了一间房,门外是厨房,屋里是卧室,我大表姐给我洗衣做饭看我读书。犹记得,开学前一天,父亲把我送到学校,安排好一切,他准备坐车回家,我追着从租的房里出来,跑到巷口,看着父亲的背影越来越远,转身消失,一霎那,眼泪就唰唰的流出来。上初中的时候每两个礼拜回家一次,第二个礼拜周五的下午,是我最开心的时刻:坐车回家。坐车只能坐到公路边,父亲会算好时间早早的在公路旁等着,然后再骑着摩托车带着我和表姐回到几里路外的韩小桥家中,坐在车后座,看着父亲的后背,感觉父亲的背很宽、很厚。到了周日下午,父亲再骑车送我们到公路旁,看到车快到了,父亲就会简单打个招呼,再骑车回去,我看着父亲的背影,知道他肯定也很舍不得。父亲每次去县城办事,到中午的时候都会买很多菜到住处。记得有一次,我从操场回去的时候看到走在我前面一段距离的父亲,我当时特高兴,大喊了一句:“俺爸!”然后兴奋地往前跑,快跑到他跟前的时候,摔倒了,父亲回头看到我摔倒在地上,看到我的裤子都磨破了洞,胳膊上的血痕,他训着我:“跑这么快干什么?”我看到父亲眼角红了,但我却笑了,当时真感觉不到疼。初中三年,记不清父亲来过城里多少次,也记不住回家多少次,但能记住的只有父亲宽厚的后背。

  中考的时候发挥的还不错,面临选高中学校的时候,周围的亲戚朋友说涡阳的高中这两年教学质量不高,考的好的都去亳州上高中了。父亲听到这些信息后,带着我又到了亳州找到一熟人,他说现在蒙城一中是附近最好的高中。接着,父亲思考了几天后决定送我去蒙城县读高中。好像又重复了三年前的场景,不过这次是在学校附近租的房,是两间带院子的平房,学校离我家距离75公里。开学前一天,父亲带着我和大表姐打扫了房子,下午的时候,父亲说:我先回涡阳了,有事打电话。车站离住的地方很近,我就默默地跟着父亲后面,看着他太阳下的身影,父亲可能知道我在他身后,但是他没有回头,一直看着父亲坐上车我才慢慢往回走。高二的时候,表姐出嫁了,母亲来陪同我读书,妹妹也转学到蒙城上初中,父亲仍然是来回奔波,只有等到两个姑姑把奶奶接到她们家住的时候,父亲才能在周五的下午来到蒙城的“家”中住两天。距离远了,父亲也很少有到蒙城办事的机会,除了放假,我和母亲、妹妹每个月才能回家一次,从蒙城回家要从涡阳转一次车,每次到公路旁的时候天都黑了,但不变的仍是父亲站在摩托车旁等待的身影。

  高考发挥的一般,勉强到二本的分数线,暑假准备复读的时候,在合肥的堂叔告诉父亲说公安学院招生了,让我去报名试试,录取了毕业后就是警察、公务员,即使考上本科不还是毕业后再找工作。父亲心动了,家里边的亲戚朋友都没有干公安的,如果我能考上应该也不错。父亲和堂叔带着我到合肥的大蜀山警校,还算顺利通过了各项测试。到8月初终于等到了录取通知书,报到的前一天,父亲与我来到合肥堂叔的家中表示感谢,当晚父亲喝醉了,我能感觉他很高兴,好像完成了一件人生中很重要的事情。第二天来到警校,父亲陪着我报名,领被子、服装,把我送到宿舍,学校离家260公里。在宿舍,父亲和新同学打了招呼,表情很严肃,帮我整理好床铺。当晚我们就要开始半军事化管理大学生涯了,宿舍其他同学的父母都离开了。我对父亲说:早点回去吧,我送您出去。父亲点点头,没有说话。然后我们俩离开宿舍,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在学校的路上,看着夕阳下我和父亲的快差不多长的影子,我还没想到说些什么,父亲突然开口说:“在学校里好好和同学相处,不要和别人发生矛盾。我看你们宿舍的同学个子都比你高、比你胖。你上学早,你们同学年龄都比你大。”我才知道原来父亲进到宿舍后知道我以后要和这些同学们生活在一起,他怕我受欺负。我哽咽着说:“没事,我知道。”相对无言,我看着父亲上了公交车,转身吸了一口气,到操场走了一圈才回到宿舍。大学期间,路途较远,父亲很少到合肥警校来看我,我也只有节假日的时候才回家,每次回家到涡阳车站的时候都会很晚,但每次都能看到父亲看到我乘坐那班车进入车站跟着跑过来在车门前等着我下车的身影,风雨无阻。

  大学毕业后,我没能分配到家乡工作,黄山市分局一位领导打电话问我是否愿意到黄山工作,考虑到离家确实太远,最终选择了淮北市。2010年5月份确定分配到烈山公安分局杨庄派出所工作,5月16日是星期日,父亲和我同学黄腾飞的父亲黄大伯带着我们俩来到烈山,那天晚上,他们先把我送到杨庄派出所,派出所离家110公里。父亲帮我把行李搬到楼上宿舍,给我一些钱,笑着对我说:好好干,拿了第一个月工资回家请我吃饭。到楼下,看着他们开车准备把黄腾飞送到宋疃派出所,父亲站在车门边对我说:回屋里去吧。我使劲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后来,在这边成家,回家也不用父亲接送,变成了父亲、母亲周末和节假日来淮北的时候,我去车站接送他们。有了孩子后,父亲往来淮北的次数更勤了,有时候也不问我值不值班,来到后的第一句话就是问:“韩政曦放学没有?浩瀚在哪?”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隔辈亲”吧。每次父母来淮北,是我最开心的时刻,仿佛又回到了上学时期放假回到家的时候。

  29年来,父亲为了我,已经花费了极大的心血和抱着极大的希望。孩子在长大,我的青春在不告而别,父亲的岁月却不请自来。他曾说过:给你创造的不是最好的条件,但也是尽了家里的最大努力,你上学也要尽最大的努力,不要长大后悔,怨这个怨那个。可能我没有达到他所期望的高度,但是我仍在努力。在基层干的越久,父亲就会对我说:现在基层是不好干,他在涡阳看到派出所的人出警遇到打架的怎么了,遇到醉酒的怎么了,遇到群体性事件怎么了。父亲总对我说:上班时一定要注意,不要那么辛苦,平安就好。我每次都会笑着对他说:没事,我知道。

  父亲的背影,有朱自清笔下描写的那个肥胖的笨拙的、事无巨细的温馨的背影,也有头也不回如大山般的挺拔的背影。不论是哪一种背影,都有着浓浓的亲情、深深的疼爱。父爱如山!让我们每一个做儿女的,都不要忘记父亲的背影。父亲的背影,像黑夜里一盏明亮的灯,永远伴随我们一路前行。

  

 
责任编辑:张计凤
 
分享到: 更多
 
 

法律声明 | 隐私保护 | 使用帮助 | 网站地图 | 信用淮北

Copyright ©2011 版权所有:安徽省淮北市公安局 皖公网安备 34060002010008号 网站标识码;3406000018
联系单位:淮北市公安局 邮箱:hbga@huaibei.gov.cn 邮编:235000 皖ICP备:05015515号-1